笔趣阁 > 钑龙 > 第六百三十七章 金梅门

第六百三十七章 金梅门

?热门推荐:
????石摩劼比文无章更清楚杨志的德性,所以接到报信就迫不及待地带着二十多人,一路快马加鞭赶到了现场,才得知杨志出钱把大风镖局斜对面的北街酒楼包了下来;大风镖局的门口已经理出来一块空地,看样子就是准备摆放尸体的地方,石摩劼摇了摇头,纵身下马,快步走进酒楼。

????石摩劼已经想通了,杨志这次为什么没有从活口那条线追问幕后凶手,就是这些人肯定什么都不知道,杨志是想扩大搜查的范围,毕竟有人指认大风镖局,杨志要搜查是可以的。想到一下子在大街上死了近百人,后面还有那么多家庭要受牵连,石摩劼的心都在乱跳,得知杨志把住前门,文无章把守后门,石摩劼连文无章那里都不想去问情况,只希望早点见到杨志,把事情问清楚。

????杨志正在和宗辩、单廷圭一起喝茶,招呼石摩劼坐下,石摩劼把杨志递过来的茶杯放在桌上,问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????杨志神闲气定地说“自然是先查清楚每一个刺客的身份,既然有四个人指认了陆满楼,陆满楼怎么都应该去州衙回话吧,不能说一个禁军教头谱就这么大。大风镖局的人要是参与超过了三十人,我怀疑镖局里一定有更重要的犯人,甚至有他们秘密会面的地方,这需要镖局配合,每个人都出来问话。”

????石摩劼明白了,杨志就是要抄了镖局,明摆着震慑或激怒对方,只要对方一出手,杨志肯定要继续跟进,然后见招拆招。石摩劼想想,喝了一口茶问“你到底要做什么?”

????“做什么,他们连我和军队都敢杀,我的手下在这里做生意,恐怕迟早是一个死字,既然大家要扯破脸,我今天就要杀了陆满楼。陆满楼不死,所有参与行动的人就得一个接着一个死。”杨志脸色突然变得阴沉,话说得如此坦白,让石摩劼都感觉心惊,石摩劼小心地问“你为什么这么担心?”

????杨志轻声说“我进城才多长时间,对方在大白天能这么快调集人手,说明什么,说明计划周密,并且知道我会来,我会走这条道,一切都是早就准备好的,等的就是一个信号。你信不信,我就是换一条路走,这一幕还是会发生,只是或许时间会推迟,下午,明天”

????石摩劼的冷汗也出来了,对方让杨志忌惮的不是行动本身,而是行动以外的情报能力,就算是陆满楼为了报仇,那也需要掌握杨志一路来大名府的行踪。杨志要杀的不是陆满楼,而是整个这一群人,石摩劼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以陆满楼与梅花门、双龙会的关系,杨志最后一定会杀到双龙会的身上,石摩劼苦笑着说“你是准备捅破天吗?”

????杨志看出石摩劼的猜测,摇头说“你想的太简单了,你要换一个角度看,陆满楼冲在前面也是没办法,因为要杀我的人是不会让人知道的。如果这次刺杀后面还有行动呢,最后耽误了北伐时间呢?高太尉的家丁在沧州可是准备烧掉大军粮草,只是他们正好安排到了我们兵部的一个暗桩身上,那是我们侥幸。”

????石摩劼自然晓得那个案子,殷鉴死后,犯人高安被刑大理寺下令押回汴梁重审,河间知州陈遘为此上书朝廷,表达对大理寺的不信任,闹得一地鸡毛;但是石摩劼今天才知道,为什么会暴露,原来充军的那个鬼脸儿杜兴竟然是杨志他们的暗桩,石摩劼一阵兴奋问“杜兴是双龙会的人?”

????杨志点点头说“是我在辽阳发展的暗桩,被双龙会派回大名府。”

????石摩劼目光盯住杨志问“给陆满楼的消息,不会是你故意透露的吧?”

????杨志没好气地说“我需要这么做吗?梅花门可是河北第一大派,我现在还没时间招惹他们。石摩劼,你的任务是对付北方,不是单单一个辽国。”

????石摩劼正要分辨,楼下传来喧闹声,王刚跑上来禀告,杨志用腰牌开始命令衙役去办尸体,两名老油条衙役鼓噪着不干这种事;杨志冷笑着走下楼去,石摩劼等人急忙跟在后面,杨志出了酒楼的门,看看天空说“暴风雨要来了。”

????杨志走到吵闹的人群前,两名衙役正在唾沫横飞地叫嚣“杨志他们是外来人,是在打我们大名府人的脸,直接把我们袍泽抓了,凭什么,这尸体我不搬运,大不了老子不干了。”

????操刀鬼曹正和几名军官的脸都铁青,可是五六十名衙役在抱团,他们显然也没有办法,杨志走到面前,掏出总捕头的腰牌在众人面前一亮,随即直接挥刀杀了两人,厉声说道“临阵脱逃者死,动摇军心者死,记下两人名字,等事后再调查,是否是刺客的同党。”

????杨志下了决心,两人被当街斩杀,并且谁没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,事后调查肯定会牵连到家人,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,乖乖地离开去搬运尸体。石摩劼叹了口气,杨志和陆漫天背后的人,都是下了决心拿大名府做战场了,石摩劼忽然想到,蔡温柔这时候来,会不会也有什么隐情。

????杨志做了一个后退的动作,曹正和留在现场的几名军官一惊,急忙朝酒楼方向退去;老百姓一阵乱奔,从几个不同的角度走出来一群打着灯笼的人,十五六个人,都是各式各样的小贩,灯笼上都有一簇烫金的梅花,很快就走到清理出来的空地上开始搭建摊子,卖枣子卖梨,卖风筝卖菜,最可笑的是其中一个驴贩子,穿着古怪,牵着两头黑色的毛驴。

????看热闹的人有的在笑,有的在后退,街旁几家大店的老板都在给客人作揖,请他们到门外去,要关上大门;路边乱作一团,却没有人去光顾那些摊点。石摩劼笑不出来,他忽然间懂了杨志大晴天说暴风雨要来是什么意思,在远处有人给杨志打信号。

????石摩劼吸了口气说“梅花门中的分支,金梅门,这是他们第三次出现在江湖,第一次在闹市杀了苦心寺的苦心大师,第二次在小河边杀了江南雷家派往大名府的二十二人,包括雷家的第一高手雷无水。”

????。